傻寸
文章不可私自转载,转载麻烦找我要授权,不商用一般都会给。
短篇风格

【叶蓝】如果我和你之间的拥抱可以再近一点(3)

原著向,时间错乱。
OOC,私设。
上一篇是未完成的只是想分章到这一篇,没想到一分就走了题,全程叶修愣是没出场。

蓝河醒来的时候,老人已经离开了。
蓝河不知道老人是在哪一站离开的,或许是两站前,也有可能是在蓝河睡过去的那一站离开的。
这些都无所谓,大抵来说他们之间了解并不深刻,没有交情,萍水相逢罢了。但是老人还是给蓝河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蓝河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注意到旁边已然换了一个人。
一个姑娘,一个跟自己相差不了几岁的姑娘。
蓝河放下手,托着腮继续看着窗外。列车在飞快行驶,但是稍远的风景变化却跟不上列车的速度,他们太慢了,近处的树飞快从车窗外掠过,而远处的那些山却是在窗的范围内停了稍许,才慢慢退出视线。
蓝河想起老人最后跟自己交谈的那句话:“年轻人,遇到喜欢的人就去见他。多见几面,人生真的太短了。”
那时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蓝河在一瞬间流下了眼泪。
我到底该不该来见他,我到底要不要跟他说,我来见他到底对不对——这些想法如春雨后青草般冒了出来,然后被蓝河一一给予答案。
该,要,对。
蓝河下了决心,他明白自己无论怎样都会希望叶修知道自己在想的是什么。
因为喜欢一个人,无论怎样都是藏不住的。
“铃铃铃——”蓝河口袋里的手里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
不认识的号码。
归属地:H市。
“喂?”蓝河摁下接听键。
“喂,小蓝?”“嗯。”
“你到哪了?”另一头叶修一只手拿着一碗泡面一只手拿着叉子,歪着头夹着陈果的手机正走回电脑桌前。
“我……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啊你别等一下坐过了站或者提前下了车啊,哥告诉你这可不是公交车,一站跟一站之间隔得可不是几步就能走到的。”
“噢……”
“……小蓝?”
“没什么。”蓝河抓了一把头发:“叶修我先挂了啊,手机快没电了,到了给你打电话。”
“行,注意包啊之类的别给偷了。”
蓝河翻了个白眼,鬼知道叶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
不过,还是很开心。
他笑笑:“行了行了知道了。”
通话结束。

-

蓝河到达H市的时候,正好六点。
他背着背包,拉着行李箱有点呆呆地站在火车站大厅。
人来人往,跟G市的火车站差不了多少。每个人的神情都不一样,有的人悠闲,有的人匆匆。有的喜悦,有的则看不出什么心情。
这就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城市。
之前没有喜欢上叶修的时候,蓝河没有这种感慨。来了H市也当旅游。
那个时候,这座城市没有让他在意的人和事,没有让他挂念的理由。
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喜欢叶修。
蓝河愣愣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入夜的H市凉意可见。入秋的天气,有的人已经穿上了长袖的衬衫。在晚上这种时候已经很少看到有人还穿着大短袖了。
叶修见到蓝河的时候,蓝河正小动作搓着手,坐在火车站外的公用木椅上,偶尔刮了一阵微风掀起的凉意都让蓝河倒吸一口气,然后搓搓手臂。
玩乐的小男孩跑到蓝河面前的时候不小心左右脚绊了一下摔了个跤,擦破皮的痛感让男孩子嘴一撇,“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蓝河看到赶紧站起来走到男孩面前,伸出手把男孩子从地上拉起来,给他拍拍身上的灰。
蓝河开口说了什么,叶修跟蓝河还隔着距离不足以听到蓝河说的话,但是大致意思无非就是:“不哭了,男孩子坚强一点。”
男孩抽抽搭搭地用力点了一下头,蓝河笑了,刚准备问他的家人在哪,却听见身后一个女人一边说话一边往这边来。
“儿子,儿子你怎么哭了,来来来妈妈在这啊。”蓝河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把推开一屁股坐到地上。
抬眼一看,一个四十多的女人在男孩面前蹲下一脸心疼摸着男孩的头:“儿子啊,摔了吗?摔哪了妈妈看看……诶我怎么会摔呢?是不是谁绊你了?”女人转头看了看蓝河,伸手一指转头继续问男孩:“你告诉妈妈,是不是他。”
没等男孩说话,女人又一把推了蓝河:“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儿子哪儿得罪你了?你干嘛把他弄哭?”
“我?”蓝河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反问道。
“对啊就是你,把我的孩子弄哭了,你道歉!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赔钱!”
“我……没有。”蓝河感觉自己倒了霉,这好心怎么还被人骂啊:“你儿子自己跌倒了,我扶他起来的,不是我弄哭你儿子。”
“我呸!我都看到是你了,你道不道歉?我说你一小伙子不干正经事儿,一天到晚整人干什么啊?让你得到快感吗?”
蓝河心里三十头草泥马奔过——神他妈的不干正经事儿。
“你不说话了?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那女人不依不饶:“道歉,还有我儿子摔伤的地方,出医药费!”
“不是,阿姨你这不是讹钱吗?”
“我讹钱?我呸,我讹钱,你给不给!”女人一边叫嚣一边扯着蓝河的衣领用力一推,蓝河正好一个没站稳就往身后倒去。
没有意料中的摔倒,蓝河甚至连头会磕到地上的准备都做好了。但是他只是感觉倒进身后一个怀里,那个人身上带着的烟草味很重,一接近就是长年吸烟的人,但是那个人的怀里让蓝河莫名心安。
站稳脚,抬起头一看。
叶修。
叶修没有对上蓝河的视线,而是对上了女人的视线说:“阿姨,做人得厚道着点。”叶修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掏出烟来放进嘴里,有点含糊不清地继续说:“是不是我朋友绊了你儿子,是不是我朋友弄哭你儿子,好歹让当事人说话。说难听点,您不过就是个局外人,别老自以为是上帝视觉像搞人间大戏一样。”
蓝河在旁边红着脸不说话,看着叶修蹲下来到男孩面前问他:“小朋友,你跟哥哥说实话,这个大哥哥有没有把你怎么着?”
男孩摇摇头:“大哥哥把我扶起来,还告诉我男孩子要坚强,不能哭。”
叶修听了笑笑,伸出手摸摸男孩的头:“好孩子。”
“阿姨你也听到了,我朋友没有对你的儿子做出什么。相反也希望你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要先弄个清楚再做决定。”说完也不顾女人的脸色有多难看,拿过行李箱,一只胳膊揽过蓝河的肩膀:“走吧。”
蓝河:“……”

——TBC——
下一章完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傻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