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寸
文章不可私自转载,转载麻烦找我要授权,不商用一般都会给。
短篇风格

【全职cp向】对“同性恋”群体的看法


叶蓝,喻黄,双花
多了我也写不出来 OOCOOCOOC
首先现在说一下我为什么会想写这个。
并不是说最近又有什么刺激,有什么大事。
这么多年以来,从我三观开始有了自己的独立,从我对同性恋这个群体的了解开始我就一直在为他们发声。
大多数大多数时候我看待他们与异性恋一点差别都没有。比起那种吆喝着让全世界都要接受他们,比起那种一见到他们就特别激动怎样的,我更喜欢的是给予他们一个普通的看待,因为他们从来不是异类,不需要那么让人激动。
但是说到底这个群体在世界占有比例依旧是少数,被人不尊重,被人排斥。
我会为你们发声。但是我不会把你们当成异类。这就是我。
愿任何性取向的人都能得到应有的自由。

……

1.叶蓝

蓝河:“对于我跟叶修的感情怎么看……?能怎么看。
早就想不起来当初谁追谁了,反正我觉得我是做不出这种事,肯定是叶修那个不要脸先追的。
反正我对他一直都有不同的感情,他追我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应不应该答应,这么做对不对。这条路……谁都知道,太困难,崎岖的随时都有可能摔个粉身碎骨。我想了很久,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受不受得了流言蜚语。
那时候我的思绪一团乱,有时候想的饭都吃不下什么的,哈哈你不要觉得过分,因为我真的很认真去看待这件事。
再后来,我想了想,我的人生应该是自己决定的。虽然说我们在一起会承受谩骂,人们背后的讨论,或好或坏。还有承受所有人复杂的眼神。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我不应该按照世俗的标准对自己,因为我不同。我爱上他了,很爱。因为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就应该在一起,而不应该心里想着一个人,却又在行动中和另一个姑娘结婚生子,窝囊过一辈子。
啊对同性恋的看法?
没有。
我们都一样,感情不能宣布一个人就是异类。就好像你考试偶尔失利一次不能代表你学业生涯就是失败的。
人啊,就是要爱。”

叶修:“对同性恋的看法?
这个问题出的有点怪啊小同志,回去问问你们主编,世界上那么多情侣,要不要搞个大调查,对自己的恋情有什么看法?
又不是杀人放火,哥跟小蓝秀恩爱光明磊落不做亏心事,这种看法的说法,我真的不懂有什么好问的。
两个人相爱就在一起,就写这句话。这就是哥的看法。
诶我去小蓝说了这么多啊?啧啧啧。
不对啊,明明是哥先看出他暗恋哥才跟他告白的,哥什么时候大驾追过他?就他,你对他说一句boss给你,蓝河给我,他立马乖乖跟你走。
不可能?也对,这种事只有哥能办到。你们就算了。”

2.喻黄

黄少天:“什么什么???对同性恋的看法?
诶这你让我怎么说?我又不能代表所有人,何况我又不是同性恋。
?啥,我爱上对象就是同性恋?你别这么说行不?爱上一个同性就是同性恋,这个可以当地图炮了都。诶我跟你讲啊,别把异性恋同性恋分那么清楚,都是人,都是爱。
本剑圣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怎么可能没有女生追?至于为什么跟队长在一起?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跟你男朋友在一起,是不是因为你们两情相悦?
不是?哦,相亲处的,家里逼得,那挺悲催的,那你爱他不?
爱,爱不就行了,爱这个东西能解释的清楚吗。相对的,我爱上了队长,就是因为我爱他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卧槽老叶说的这都是啥,大写的不要脸啊!我靠靠靠靠靠本剑圣都要吐了,有这么自恋的吗?队长队长你看……诶队长呢?”

喻文州:“对同性恋的看法?
看法就是,挺好的祝福。
没了。
交不了稿吗?要多说一点是吧?但是我觉得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我没猜错,你之前采访过的人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吧?
猜对了啊,呵呵。
蓝河都把我想说的说完了,叶神补充的也是我想说的。少天这个……也是我想说的。所以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因为交不了稿所以让我凑字数吗哈哈,好吧。我只想对性取向为同性的每个人说,这条路从来没有对错之分,就算它不如另一条路平坦,可是我也希望你们记得你们追求的是自己的幸福,你们有这个权利和自由。”

4.双花

张佳乐:“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有点难为情。
毕竟我跟大孙现在也是处在同性恋这个群体,我们肯定是对这个问题表达好感的方面。呃……应该是支持合法。
这条路真的很难走,但是如果坚持下来了的话,也不能说会一直幸福吧,但是至少你可以得到他了。
出柜?哦你说那时候我俩在联盟差点反了天的事儿啊。曝光了之后很多人都在骂我们,我的粉丝去骂他,他的粉丝来骂我。然后父母把我叫回家禁闭好几天,不让我见他。我真的生不如死。
因为我活了这么多年,最爱的人就是他了啊。
联盟也一直在做公关工作。但是我后来跟大孙讨论了很久,我们觉得没必要这样。不就喜欢上男人嘛,有什么法不了的。
就因为生不了孩子就不能在一起吗,什么观念。
我们跟父母聊了很久,说了很多长远的分析,也说了我们心里的感受。好在我父母还算疼我哈哈哈最后估计觉得拗不过我,也就同意了。他们说你们自己选的路自己走。
我就同意了,他也同意了。
他说这条路有你陪着就够了,那时候我听着真的特感动。”

孙哲平:“乐乐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交不了稿你就编一下。
我追的他。反正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他了,整天喜欢揪着他那一撮小辫子,他生气的样子特别好玩。每次都是他一生气就要骂我,我就哄他说请他吃冰淇淋啊他就不闹了。然后就这么循环循环好多次。
谁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就为了那几个冰淇淋套路我……哦你是说会不会也是他喜欢我才这样让我欺负?
我怎么知道,现在他人是我的了就够了。”

我们所有青春岁月,爱上的人,给予的爱情从来都是不假思索。我们这一辈子勇敢的事害怕太少,错过的爱太多,遗憾比雀跃不成正比。
每一种感情都是一只鸟,它可以受伤,可以死亡,但是没有人能阻止他们本性自由。它本就不是拘泥于笼子中的物种,就算你捉住他把它制服,它也还是只想着自由,你控制不了的。
愿每个人的感情都能得到应有的自由。
愿不存在异类一说。
愿每个人自由。

评论 ( 17 )
热度 ( 116 )

© 傻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