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寸
文章不可私自转载,转载麻烦找我要授权,不商用一般都会给。
短篇风格

【云蝉】“在下常山赵子龙,敢问姑娘芳名?”

从来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貂蝉一直在努力证明着自己:“是红颜,不是祸水。”

一个闪现到了敌人的身后,跳跃旋转在地上开出了一朵妖艳的花,转身对着敌人跑出了花球再次闪现到了敌人身后,如此反复消耗完了敌人所有的性命。

她看似倾国倾城的容貌,配上优雅的舞姿,步调轻盈,她的眼里尽是笑容如同星灿——绝世舞姬,这称号从来不是浪得虚名。

然而美丽的背后隐藏杀机,因为沉醉于美貌而被取了性命,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貂蝉的生存方式。

只是从来没有忘记心中的那个人。

“姑娘,这里的匪贼太多,每一个都是饮血之徒。如果姑娘不嫌弃,在下愿意护送姑娘离开这是非之地。”

她听到了身后被利器穿透血肉的声音,听到了身后的人解决了想要偷袭她的匪贼后,这样对她说。

貂蝉转身低头看着已经躺在血泊中的人,不语。

“在下常山赵子龙,敢问姑娘芳名?”

抬头:“小女…名曰貂蝉。”

他看到了她的容貌不禁愣住,从来没有见过世间如此美艳之人,那双眸子仿佛要把自己困住,动弹不得。

他看到她,银白色和蓝色交替的盔甲,上面不免沾了些血迹。也看到他在盯着自己,却不如同那些好色之徒的眼神,是清澈的。

她就这样与他同行了。

行走江湖,处处都是危险。这个男人却一次又一次地挡在了她的面前。她自从跟了他,再也没有害怕,这双手再也没有沾染过鲜血。

她或许明白了,她心悦之人。

貂蝉起舞,赵子龙舞剑,一个柔美,一个刚硬。她身边落下的花瓣,随着他的长枪扬起的风沙而飘着。

她的舞只为他一人醉。

一初见,一生情,可是世间哪有那么多相爱之人能够相守一生。

“子龙哥哥,纵使天各一方,小蝉依然……”

依然……

她对他说,子龙哥哥,小蝉……心悦你。她看到她一瞬间而过的欣喜,被愁容代替。

他还是拒绝了,他说:“貂蝉姑娘,恕子龙无法收下姑娘这份情。”

生于乱世,身不由己,我一路下来结仇过多,无法许你安稳。

待我长枪不再嗜血,带我盔甲不沾血迹,待我这双手可以放下杀戮,定回来娶你,与你共白首。

赵子龙走了,留下了一封信。

她再也没有见过他,却因为他慢慢强大起来。因为她要活着才可以见到他,她必须活着,才能跟她白首偕老。

“花有再开的那一天,人有重逢的时候吗。”

评论 ( 7 )
热度 ( 82 )

© 傻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