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寸
文章不可私自转载,转载麻烦找我要授权,不商用一般都会给。
短篇风格

【叶蓝】谁说爱是可念不可说?

是这样的。三个月摸爬打滚死都不憋一篇文的我有点良心不安,就随手摸了个鱼。从来没有用过这种风格,一下子写的有点多。
其实本来是想写肉的,但是不小心写成了纯爱,顺便卡肉【没错。我写不下去了。】
就这样吧,其实我觉得……总体来说还是个高糖。
糖尿病者慎入!!!

1.
  你有没有听过《可念不可说》这首歌。

  蓝河觉得这首歌与他的心产生极大的共鸣——特别是最后那句“爱是可念不可说”,听到崔子格唱到这里的时候蓝河简直想泪流满面。
  他觉得这首歌,就是在诉说着他在爱情这条路上的历程,哦对了,不包括“如果红颜命不曾单薄”这些。毕竟他蓝河可是一个纯爷们儿,红颜一词在某个方面来说真的不是很适合他。

2.
  蓝河是一个纯爷们儿。
  他喜欢上的人也是一个纯爷们儿。
  这人跟自己有些同样的体内结构,包括裤兜里的那样玩意儿,伸手摸摸自己的胸前,也跟那女孩子柔软的x相反,一片平坦。
  最主要的是那个人,还跟自己挺熟的,也难怪,有一句话是,不熟的人不想喜欢,熟的人不敢喜欢。可是喜欢一个人怎么控制得住,反正就是喜欢上了,之后的故事再说吧。
  咳咳,终于知道为什么是“可念不可说”了没。

3.
  蓝河戴着耳机,里头依旧放着那首歌,仔细想想应该已经循环5遍左右了,依然没有放下一首的准备。越是被这首歌洗脑,越是感叹着自己藏在心里悲伤的心事,脑袋里越是yy出一堆的关于自己跟自己喜欢的某位大神100个——不,520个不同的爱情故事。想着想着也是无比的心累,手臂垫在额头趴在电脑桌前打算冷静一下那一颗“泛滥”的春心。
  “睡觉可别戴着耳机,对耳朵不好。”耳机突然被人摘下来,音乐戛然而止,“还开这么大声,什么歌啊。”
可怜了刚准备放松放松的蓝河又得重新抬头,在转椅子时候对着空气翻了一路白眼刚准备把耳机拿回来不理睬人继续睡觉,却先是看到一双无比修长而好看的手捏着自己的耳机正准备往耳朵上戴。
  视线顺势移动,看到了一张联盟最帅气的脸!周泽楷!
对不起,说错了,毕竟这都是少女心的套路,好手配好脸。
现实:视线顺势移动,看到了一张联盟最嘲讽的脸!叶修。
然而明明是个脸T却还是让蓝河瞬间大脑充血,心跳加速。
这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人此时就现在面前捏着耳机,嘴巴里垫着烟,虽然烟灰已经掉到地板上了而且自己所在的是俱乐部无烟区!不过这都不是个事儿!
  蓝河呆了。
  呆呆望着自己眼前的人,忘了说话,还傻不拉叽的张着嘴巴。
  “这什么歌啊,还挺好听的,就是挺悲情,啧看不出来小蓝你喜欢这种歌。让哥看看什么歌。”
  眼前的人叼着烟说话有点口齿不清,声音因为常年吸烟的缘故带着点沙哑,在没有人在旁边说话而又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听起来不仅不难受而且还性感。突然弯下腰来,两只手圈过蓝河身旁两侧撑到了电脑桌,把蓝河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顺势往后仰了一点,蓝河感觉得到这个人身上的烟草味,视线抬一抬便是这个人突出的喉结。
  “可念不可说?”叶修看完了歌名直起身,“挺好听啊。”说完把烟从嘴里拿下来呼一口白雾,笑着对蓝河说:“好久不见啊,小蓝。”
  谁说自己可怜的!!一点都不可怜!!!!!!!

4.
  “叶神…。”
  “嗯。”
  “你怎么来了?”
  “哥不能来吗?”
  “啊……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哪种意思。”
  “我只是想问你怎么来了?”
  “哥不能来吗?”
  “……”
  好像对话会死循环,蓝河觉得就算他是叶修,自己喜欢的人,也还是改变不了他打心里对叶修的肯定。
  欠揍。
  无奈的抓抓自己头发,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对大神说什么。
  叶修看着面前这个一直对自己无可奈何的蓝河同学微微举动觉得有点想笑——事实上,他也确实笑了。
  “行了,哥发现小蓝你真的又不经逗又经逗的,随便调戏一下你就炸毛傲娇,你说这经不起吧,但是这一炸毛之后又让人想继续逗你,你说这好不好玩。”
  “大神你够了,能不笑我吗……”蓝河觉得喜欢这个人,很无力。
  “哥来找文州商量点事儿,这不每年时不时都得来一趟G市吗看把你惊讶的。行了他们还在等我,哥先走了啊。”叶修那只“联盟第一手”还顺便在蓝河头上揉了一把。
  走了两步回头:“啊对了,商量完事情找你玩啊。别跑太远。”
  怎么感觉有点像对一个孩子的承诺。
  管他呢,蓝河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目送叶修推开门走了,背影像是电影里的场景,自带bgm效果,还有一种“哥只是一个传说”的风范。
  门“嘎达”一声关上,如梦初醒。蓝河反应过来的时候脑海里弹幕刷了一排又一排。
  无非就是:“我喜欢的人来找我出去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激动了老半天的蓝河同学冷静下来之后,去角落拿了扫把和垃圾铲,把地上的烟灰扫进了垃圾桶。

5.
  叶修说的很对,他们商量事情真的挺快的。
  蓝河从中午一点见的叶修,只因为叶修那句“商量完事情找你玩儿啊,别走远。”硬是害怕错过叶修没敢去吃午餐。
然后也是怕等一下万一叶修想吃什么东西而自己已经吃饱了不能一起进餐而尴尬,硬是没有叫外卖。
  看着自己的兄弟们在旁边拿着盒饭狼吞虎咽,就算今天的菜不是那么合自己胃口也不得不吞个口水,然后在朋友夹着肉故意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调侃的时候别过头,倔强地说一句:“不吃!”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然后就这么从一点倔强到了五点,叶修商量完事情如约而至。
此时蓝河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废河了。

6.
  “行啊还等哥等到了五点。”
  当两个人已经在蓝河找的大排档坐着“痛斥”叶修变相放自己鸽子的时候,这个大神只是笑着一个重点——你居然等到了五点都不吃饭。
  “不是我说,小蓝你真的实诚。”叶修哭笑不得,伸手拿了一串烤肥牛一口咬掉一块肉,砸吧砸吧嘴“就算你等哥也不用这么拼,好歹吃点东西别把自己饿坏了。”
  “大神还挺会关心人。”蓝河显然是饿坏了,满嘴的羊肉,左手还拿着一串肥牛,右手拿着筷子不松手,碗里还有烤韭菜。
  “小蓝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哥可是叶修,就算见人开嘲讽但是哥还是很为别人着想的。”
  “第十区你一个劲坑我怎么不为我着想?!”
  “哥那怎么能叫坑呢,那可是你情我愿堂堂正正的交易。”
再说了。你可是蓝河。哥还是得对你负责。

  蓝河不得不承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似乎漏了一拍,就是那种脑袋轰了一下的感觉,突然之间思想一片空白,任何考虑都停止,0.5秒开始脑海自动重现那句“你可是蓝河,哥还是得对你负责。”

  叶神说得好像要嫁给我?
  哥嫁给你?现在多少妹子嚷嚷着嫁给哥。每次发个微博评论都在刷什么“叶神嫁我”“叶神娶我”的,哥还嫁给你?不闹。

  好吧,蓝河刚刚点亮的希望被当事人一脚踩个粉碎,心里有点伤感。
  没办法,毕竟是同性之间,现在社会还没有开放到人人都接受同性恋,看来叶修也是。
  蓝河耷拉着脑袋,看着一桌的烧烤突然一点胃口都没了,默默放下手里的串。

7.
  “叶神,第一个‘叶神嫁我’指的可是你嫁给她们。”
  “噢对,没反应过来。不过哥想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哥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嫁过来。”

  “嗯……嗯?!!!”

8.
  表白来的有点突然。
  不是一般的突然。
  是非常,非常,非常突然。
  就这么像聊着“论君莫笑如何完虐荣耀小白”,回答就是“首先这个君莫笑的操作者是叶修,其次就没有其次了。”这么简单。
  蓝河觉得人生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起起起起,升天啦。

  欲哭无泪,叶修大大你告白能不能给点准备,我都要得心脏病了。

  蓝河是真的真的觉得,如果今天的一天比作一场车祸,叶修就是把自己撞到差不多心跳停止再让自己重新活过来的人。
  但是这些都是之后的事,现在蓝河还在懵逼中。

9.
  蓝河:【一脸懵逼】
  叶修:【期待脸】【认真看着蓝河】
  蓝河:【二脸懵逼】
  叶修:【期待脸】【认真看着蓝河】【咬了一口羊肉串】
  蓝河:【三脸懵逼】
  叶修:【期待脸】【认真看着蓝河】【吃完了羊肉串】
  蓝河:【四脸懵逼】
  叶修:【吻住了蓝河】
  蓝河:【卧槽了君莫笑夜雨声烦叶修这是什么情况!】

10.
  终于反应过来时候已经晚了,叶修堵住蓝河的嘴巴,舌头轻而易举撬开贝齿侵略进来,犹如扫荡一般舔舐过自己的上颚,牙龈,最后卷着自己的舌头过去,像玩弄一般恶劣。
  蓝河觉得已经快要窒息了,他用手推搡着,无奈这些似乎都是无用功,或者说这些举动都是在变相迎合。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还牵连着一根银丝,显得暧昧无比。
  这还是在大排档……蓝河有点庆幸这个位置是靠最里面,刚才的画面没有被人偷拍下来。废话,偷拍下来就得炸了,叶修可是个公众人物!
  蓝河被吻得微肿的嘴唇,南方人唇红齿白的特征更加明显了:“叶叶叶叶叶叶…修你干干干干嘛!!”
  “吻你啊。”理所当然的态度:“哥等得太久没耐心了。你一个劲不说话哥怎么知道你怎么想的,当你默认了。”
  蓝河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腾而过,真的很想掀桌子表示谁默认了啊喂!!!┻━┻︵╰(‵□′)╯︵┻━┻

  但是呢?

11.
  “所以你到底愿不愿意从了哥?”叶修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吐出来,再一次目光对视,眼里还是那份认真:“许博远,哥认真的。”
  “嗯……”
  愿意,当然愿意。
  这是自己念了多久多久的事。

12.
  so。
  大神你是,早有预谋吧。
  叶修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提前开好了的房是怎么一回事?

  “很正常啊,哥来你们蓝雨商量事情也没打算当天就回去,本来就打算住一晚上,东吃点西吃点,给老板娘沐橙他们买点特产什么的。那来这里总得有地方住吧,你们蓝雨的宿舍难道让哥随便睡?”
  “叶修你说实话!!!”
  “……行行行哥认了,是老板娘沐橙小唐还有包子强行要求哥在这里住一晚上第二天买特产带回去,他们强行要求的。”
  “…?!?!???”

  蓝河看着这一张大床,一张,大床,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玩脱了。

13.

  “蓝啊。”冷不防被人从身后抱住,那双手真正的圈住了自己,有力的抱住自己。
  叶修挨着蓝河的耳边吹气,蓝河感觉全身都要苏了的时候,叶修舔了一下蓝河的耳廓,然后含住了耳垂。
  蓝河敏感的不像话,叶修抱着他能感觉他在颤抖,也能感觉到他在死命压制这种敏感。
  “叶神……别闹。”其实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知道自己是又渴望,又不想。心里确确实实有这一种期待,可是还有说不清楚的矛盾,这样一来就变得有点欲拒还迎。
  “蓝河,叫哥的名字。”
  叶修手不停,随着腰线滑进了蓝河的衬衫里,触摸到蓝河的皮肤,轻轻地抚过,似碰未碰,在抵达乳首之时落下。

  罢了。

14.
  蓝河还是决定,就这样豁出去吧。
  “你的人生,你的一辈子,你的时间,你的自由,如果你不去疯狂,如果你在为了一件事情纠结着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如果你非要局限在自己千篇一律的生活中,你的生命不能叫做生命,应该叫做工作机器。”
  所以就像,蓝河会去喜欢叶修,其实这也没什么,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不确定因素。见到他的时候一个劲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见不到他的时候脑子里是他,是他,还是他,除了他还是他。相遇的时候心里会雀跃不已但是装作很平静的样子说一句:“叶神?好巧。”,不是没有深思熟虑过,但是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黑眼圈顶着出门,哪怕困到午饭都没胃口吃跑去沙发倒头就睡,蓝河还是明白,这个思考的结果没有改变过,  就是喜欢他,就是喜欢叶修。
  喜欢一个人怎么可以控制,想要去占有他,告诉别人:“我爱他。”

  所以,蓝河把自己交给叶修。
  没有为什么。

  该做的事都做了。

15.
  叶修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
  一睁开眼睛表示蓝河很安静地睡在自己身边,紧闭的眼睛,睫毛微微轻颤。
  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蓝河嘴角呈现一个上弯的弧度。

  大概是美梦成真了吧,自己睡到了叶修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小蓝同学,一辈子都跟着哥吧。反正你三秒不说话哥就当你默认了,三,二,一,就这么定了。
  叶修突然想起那首歌,想起结尾的那句:爱是可念不可说。

  叶修双手反驳——谁说爱是可念不可说的。

  祝天下的人都能合法睡到自己爱的人。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119 )

© 傻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