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寸
文章不可私自转载,转载麻烦找我要授权,不商用一般都会给。
短篇风格

【叶蓝】病朵(2)

重发,吸取教训以后不在凌晨一点发文了,看的人都没有我很崩溃

#本文有参考脑洞,原脑洞链接在文末,已授权##私设##OOC#

 

Second.


    于是……

    蓝河在H市的机场大厅有点懵。

    仔细想想自己怎么到这里来了?哦好像……好像是打算来找叶修的?

    不对不对不对,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是那么不稳重,说走就走的人?

    抬头看看,机场大厅。偌大的机场有块字样写着“H市”大大戳中了蓝河脆弱的小心灵。

    原来自己真的是说走就走来到了H市。

    “我当然不是来找叶修的,哈哈,哈哈哈哈…”蓝河干笑着自言自语,背后很及时地传来一句“小蓝。”

    嗯,这下谁都骗不了了。

    连自欺欺人,都不行。

    转过身就看到叶修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上面还有一点皱,估计是放在衣柜时就是卷作一坨的。

    往下一看,短裤配拖鞋。叶修标配是吗,挺符合死宅形象的。

    他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两手空空出现在蓝河面前,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还是让蓝河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看蓝河就快由打量变成发呆时,手伸到蓝河眼前“啪”一下打了个响指,“小蓝?想什么呢?”

    蓝河如梦惊醒般,像是出了糗脸红了一大半,眼神逃避嘴里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没什么……陈姐他们来了吗。”

    “老板娘得看店呢,就我一个来了。”

    “啊?就你一个啊?”蓝河带着怀疑的眼光,“你就,这么来了?”

    末了,伸出手指了指叶修一身的打扮表示,你就这么出的门?

    “哎不是,这么出门不很正常的吗。诶哟——”叶修没把烟拿下来,一张嘴说话,那烟就已经很玄乎地挂在嘴上靠着丁点支撑不掉。结果叶修一个没注意,烟非常自觉地从嘴里跑了出来掉到了地上。

    少了烟的叶修有点欲哭无泪,“哥的最后一根烟啊……”。

    “哟叶神最近是缺烟?”

    “老板娘说我抽太多迟早要得肺癌什么的就拿走了哥半数的烟,说什么以后每个月只给哥固定的烟,让我省着点抽,抽完就没了。”

    “强制戒烟?”

    叶修蹲下捡起地上的烟,“那倒不至于。”说罢走到垃圾桶前,抬手把烟扔了进去。

    “走吧。”

    两人打了车,叶修把行李塞进了后尾箱后有点气呼呼的,进了车里就问司机:“哎老板,有烟吗。”

    这一举动着实把蓝河吓着了,顺手就是一巴掌拍到叶修手臂上换来叶修一声叫:“诶小蓝你打我干嘛。”

    蓝河方才反应过来这一巴掌打的有点越界。

    啊是啊,自己可没跟叶修大神的关系好到调侃后可以一个巴掌过去。或许自己想的还要太好了,其实关系应该只到对方开个玩笑,然后自己陪着哈哈哈干笑以示尊敬。

    或者试图用“哈哈哈”来表示:嗯,你说的我都有在听哦。

    噫……

    自己已经沦落到在出租车上感叹因为跟自己喜欢的人关系不到位而苦恼了吗?

    振作起来,你可是蓝河。

    蓝河这样想,同时心里传来另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像是惹遍各大公会追杀还能一脸正经耍流氓讨价还价砍价的叶修冲自己讨要八个白狼毫时的声音,带给自己无尽的绝望跟想把他撕了的心情。

    那个声音不断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如同魑魅魍魉一般缥缈虚无而可怕。

    那个声音说:

    放弃吧,那可是叶修。




    “诶蓝河来了,快请进快请进。”陈果对于招待客人一向热情,这反而让蓝河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手忙脚乱答谢陈果的招待后便被叶修拉到了兴欣网吧二楼。

    “怎么了?”

    叶修一脸神秘,“来来来哥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推开一间房门。

    房间里面摆着一张床,一个床头柜,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衣柜。不算宽敞,但是也并不小,很合适一个人居住。

    房间朝面很明亮,也很通风。总的来说一切都不错,也不知道这是谁的房……

    ……等等。

    蓝河狐疑望向叶修,叶修一脸得意。

    “这可是我跟包子忙活了一个早上才收拾好的啊。”叶修说,“哦对了,我的房间就在隔壁。”

     蓝河愣了0.5秒后,一句“不。”从他口中滑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自己要跟叶修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中?而且他的床也就在隔壁,我们俩就隔着一堵墙实际上一米距离都不到?

    这跟自己把叶修睡了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吧反正都在一张床的距离范围,1:1的大小换算进荣耀中还不到一个身位的距离吧?

    虽然心里是挺开心的但是面子上还是过不去,自然而然脱口而出一句:“不。”

    

    见叶修愣了,蓝河赶忙说:“啊不不不,不是拒绝的意思,我只是不想麻烦你们,我自己可以找酒店的。”

    叶修慢悠悠点上一根烟:“那不是还没找酒店吗?”

    蓝河噎着了:“啊……嗯。出门有点急就什么都没准备……”

    这是真的,蓝河就连行李都是胡乱塞了一通就冲去机场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可能就是,想见叶修,非常想见一面。

    于是就来了,同时也为“见一面”这一个词之后进行的行动而付出了一些代价。比如落地后才发现酒店没有定,家里的窗也没有关好,这要是下个雨什么的保不准能飘雨让家里发大水……呃好像也没那么严重。

    虽然说见到了叶修自己心安了,可是突然被邀请跟暗恋的人同住。

    蓝河可以说是暗喜又拒绝了。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可以说是自己压根没做好准备啊,而且万一要撸一发的话还得担心他会不会随时来敲门强行拉去打游戏。

    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蓝河:“真的太麻烦你们了……我住酒店吧。也不定哪天我就回去了呢。到时候还得打扰你们什么的不太好。我自己住酒店说走就走了,在这……真的太麻烦你们了。”

     “诶,不麻烦不麻烦。”陈果跟苏沐橙走了过来,“你来H市,叶修连接你都迟到,我们还觉得怠慢了。让你住在这。怎么会麻烦。”

    “对啊对啊,而且你吃喝也不用愁,可以跟着我们。然后如果你想吃点特色什么的也可以自己出去吃。”苏沐橙一拳捶到叶修的臂膀上:“是吧叶修。”

    “我……”

    “小蓝啊。”叶修缓缓拿下烟,“哥是这么觉得。你在兴欣住,我们都不把你当外人,你也别觉得麻烦,就安心住下把这里当自己家。什么时候玩够了什么时候回去。而且也确实省了不少开销和麻烦,主要是咱们这里可比酒店安全多了,你要是去酒店住,保不齐还能被偷个什么钱包啊身份证什么的,这让你对H市留下多不好印象啊。”

    “……”“其次啊,你也没带笔记本来。咱这儿本身就是网吧,上机什么的随便上,啊,随便。”

    “……不了吧,多麻烦你们。”

    “麻烦什么啊。再说了,你要是不想回去了,就留在我们这儿呗。”叶修吸了一口烟,“这不挺好的吗,怎么就没法把你挖过来呢?”

    “不好意思啊叶神我的身心都属于蓝雨死都不会变的。”

    叶修笑笑,伸手在蓝河头顶轻轻揉了一把:“行了,安心住下。就这么定了啊。”转身走了。

    陈果看了一眼地上:“叶修!!我说过烟灰不准乱弹的你怎么又乱弹!!”说着就去追叶修了。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喂喂喂我没说……叶修你这个不要脸的就擅自做主了?!”

    苏沐橙笑眯眯凑到蓝河身边:“嗨呀你就安心住下吧,没什么不方便的。”眼睛转了转,补充一句:“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啊哈哈哈。”说完就蹦蹦跳跳下了楼。

    最后一句什么意思,蓝河没听懂。

    他就愣在那里。而已。

    过了一会儿,蓝河把行李箱放进了房间,随后找了一把扫把把叶修刚刚弹到地上的烟灰扫了进去。

    然后他关上门,开始整理行李。



    叶修回到电脑跟前,刚戴上耳机准备组团就被扒拉了下来。

    “喂喂喂,你确定这样没问题?”苏沐橙手机拿着耳机做威胁,“你不回答我我就不给啊。”

    叶修无奈:“别闹了。”

    “所以说到底有没有问题啊。”

    叶修烟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回了一句。

    “你觉得哥出马,还有什么问题叫问题的?”

    

    碎发下,一朵玫瑰突然若隐若现。



脑洞源说说:https://user.qzone.qq.com/3066234612/mood/f406c3b6117d0a59afa50d00?_t_=0.7879156642956431



评论 ( 20 )
热度 ( 90 )

© 傻寸 | Powered by LOFTER